聯係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 理财 > 银行 > 正文

去杠杆剑指国有企业 商业银行如何用好这把“双刃剑”

2017-07-31 10:02:42 易汇网 www.ieforex.com

截止发稿时人民币牌价 美元汇率677.0500 英镑汇率839.8500 日元汇率5.9351 欧元汇率739.3200 

  去杠杆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头戏”。今年上半年,针对同业理财、加通道、多层嵌套的金融去杠杆如火如荼;进入下半年,去杠杆任务再次细化,国有企业成为下一步去杠杆的目标。

  最近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推动经济去杠杆,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

  “"去杠杆"的内生动力在于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在于打破国企的预算软约束,在于民间投资活力的激发培育。金融去杠杆如箭在弦,实体去杠杆更时不我待。”对于中央提出的经济去杠杆,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如此解读。

  “经济去杠杆对银行的影响是双面的。”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在国有企业去杠杆过程中,银行贷款增长将越来越难,资产规模扩张也将放缓;而另一方面,也将促进银行进行战略转型,通过多元化的平台,获得综合的经营收入。

  国有企业杠杆率偏高

  “通常意义上的宏观杠杆率包括了四个部门,即企业部门、个人或居民部门、政府部门、金融部门。目前,我国宏观杠杆率是260%左右,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温彬告诉记者。

  温彬表示,从结构来看,这四个部门中,企业部门特别是国有企业部门杠杆率比较高,已经成为共识。

  由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首次发布的《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2017年一季度)》显示,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趋势有所抬头,从2016年末的155.1%上升到2017年一季度的157.7%,上涨2.7个百分点。

  “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2008年以来,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的快速上升也主要是由国企拉动的。”钟正生认为,国企债务之所以快速膨胀,是因为我国国企是财政刺激的重要载体,从而承担着部分政府加杠杆的职责,可以说,国企债务扩张的背后也承载着政府稳增长的诉求。2008年至2009年期间,国有企业在“四万亿”所发力的通信、公用事业、交通运输、采掘、钢铁有色等行业都在快速加杠杆。

  温彬也表示,大企业杠杆率偏高与近年来的经济增长模式有关。“我国在稳增长过程中,投资特别是基建类投资在稳增长中的作用比较大,而基建类投资过去几年都是通过政府融资平台完成的。基础设施建设一开始不太可能通过资本市场融资,主要还是通过银行信贷,这导致了基础设施投资类企业杠杆率比较高。”

  企业杠杆率居高不下的必然后果,就是资金“脱实向虚”和金融加杠杆。“实体杠杆率不断攀升,也反映出实体投资回报率"每况愈下"的状况。资金大量流向预算软约束的国企,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实体经济的资源错配。这一状况直到2016年四季度才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而得到扭转。”钟正生直言。

  银行资产规模扩张受限

  有专家提出,经济去杠杆是金融去杠杆的内里,推进“金融去杠杆”,整治金融乱象,除了要增强风险管理和监管政策的约束力外,还需着重修炼内功。

  “首先,适度弱化"稳增长"的诉求,减少不必要的财政刺激;其次,更加注重激发民间投资活力,打破国企的预算软约束;最后,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对于减轻历史遗留问题给予国企的沉重负担和实体去杠杆的推进,是有所裨益的。”钟正生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银行是特殊的企业,对银行而言,由于在经济去杠杆过程中充当了向政府、企业、居民提供资金的角色,因此随着经济去杠杆和国有企业降低债务,银行贷款增长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不可否认,金融机构一直偏爱大企业。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我国的资本市场不够完善,企业包括大中型企业直接融资的占比相对比较低;另一方面从银行端来看,大企业通常有担保、有抵押,而且信誉好、抗风险能力强,因此银行喜欢"做大"而不喜欢"做小"。”温彬说。

  温彬认为,经济去杠杆的核心是企业发展股权融资,也就是优化企业融资结构,加大资本市场融资,如果说金融去杠杆意味着直接融资市场快速发展的话,那么银行作为间接融资的主体,受到的影响主要是资产规模放缓,利差收入减少。

  华夏银行(600015,股吧)特邀研究员李虹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银行来说,在经济去杠杆过程中业务会越来越难做,比如贷款会收缩,监管风险会增大,房贷和企业贷款都会越来越少,对政府的融资也会更加谨慎,这些都会使经济去杠杆对银行产生较大影响。

  加速银行转型和战略调整

  硬币总有两面。经济去杠杆在削减银行利差收入的同时,也将促使银行尽快地进行业务转型,更加倚重中间业务收入。

  银行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有望快速增长,零售业务和金融市场类业务快速发展将有助于支撑盈利增长,银行业盈利结构正逐步由传统公司业务为主向公司业务、零售业务和金融市场类业务并重转变。

  温彬分析称,对我国商业银行来说,一是随着直接融资占比的提高,银行应进行战略转型和调整,通过多元化的平台及混业经营的发展,获得综合的经营收入;二是发展与资本市场相关的业务,比如投行、财务顾问等,增加中间业务收入,从过去的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三是主动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按照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发展债转股,降低杠杆率,未来随着企业发展获得更多溢价。

  “银行在未来活动中,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号召,努力践行政府、企业、居民三个部门去杠杆的活动,将资金引入普惠金融等实体经济领域;同时在贷款减少的前提下,扩大中间业务收入,例如理财顾问业务、投资顾问业务、信用担保业务等。”李虹含建议。

  “对大企业来说,一般是不缺钱的,最缺钱的是小企业,引导更多资金到实体经济的支撑面上去、到资金最为饥渴的地方去,这也是经济去杠杆最深的含义之所在。”他表示。

更多信息请点击:
最新热帖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点击榜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