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宏观 > 经济观察 > 正文

破解黄帝四经第三篇:称

2017-01-11 10:02:32 易汇网 www.ieforex.com

截止发稿时人民币牌价 美元汇率686.0400 英镑汇率815.5900 日元汇率5.7762 欧元汇率706.8300 

    ——权衡或检验国家治理的准则法度:就是“称”。

    【原文】

    道无始而有应①,其未来也,无之;其巳来,如之。有物将来,其刑(形)先之,建以其刑(形)②,名以其名。其言胃(谓)何?环(刑)伤威,也(弛)欲伤法,无隋(随)伤道。数举参(三)者③,有身弗能葆(保),何国能守?

    。奇从奇,正从正④,奇与正,恒不同廷⑤……凡变之道,非益而损,非进而退,首变者凶……有义(仪)而义(仪)则不过,侍(恃)表而望则不惑,案法而治则不乱……圣人不为始,不专已,不豫谋⑥,不为得,不辞福,因天之则……失其天者死,欺其主者死,翟其上者危⑦……心之所欲则志归之,志之所欲则力归之,故巢居者察风,穴处者知雨,忧存故也。忧之则[安],安之则久,弗能令者弗能有。

    。帝者臣,名臣,其实师也;王者臣,名臣,其实友也;?(霸)者臣,名臣也,其实[宾也。危者]臣,名臣也,其实庸也;亡者臣,名臣也,其实虏也……自光(广)者人绝之,[骄溢]人者其生危,其死辱翳(也)。居不犯凶⑧,困不择时……不受禄者,天子弗臣也;禄泊(薄)者,弗与犯难。故以人之自为[也,不以人之为我也]……不士(仕)于盛盈之国,不嫁子于盛盈之家,不友[骄倨慢]易之[人]。

    [圣人]不执偃兵⑨,不执用兵,兵者不得已而行……知天之所始,察地之理,圣人糜论天地之纪⑩,广乎蜀(独)见,[广乎]蜀(独)[知],[广乎]蜀(独)[行],[广乎]蜀(独)[在]……天子之地方千里,诸侯百里,所以朕合之也。故立天子[者,不]使诸侯疑焉;立正敌(嫡)者,不使庶孽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婢妾疑焉。疑则相伤,杂则相方⑾。

    。时若可行,亟应勿言,[时]若未可,涂其门⑿,毋见其端……天制寒暑,地制高下,人制取予。取予当,立为[圣]王;取予不当,流之死亡。天有环(还)刑,反受其央(殃)……世恒不可择(释)法而用我,用我不可,是以生祸……有国存,天下弗能亡也;有国将亡,天下弗能存也……时机未至,而隐于德;既得其极,远其德,浅[致]以力;既成其功,环(还)复其从,人莫能代……诸侯不报仇,不修佴(耻),唯[道]所在。

    。隐忌妒妹贼妾⒀,如此者,下其等而远其身;不下其等不远其身,祸乃将起……内事不和,不得言外;细事不察,不得言[大]……利不兼⒁,赏不倍,戴角者无上齿。提正名以伐,得所欲而止……实彀不华,至言不饰,至乐不笑。华之属,必有核,核中必有意⒂……天地之道,有左有右,有牝有牡。诰诰作事⒃,毋从我冬(终)始。雷[以]为车,隆隆以为马,行而行,处而处,因地以为资,因民以为师,弗因无牰也⒄。

    。宫室过度,上帝所亚(恶),为者弗居,唯(虽)居必路……减衣衾,泊(薄)棺椁,禁也。疾役可,发泽,禁也。草苁可,浅林,禁也。聚[众可],隋(堕)高增下,禁也,大水至而可也……毋先天成,毋非时而荣,先天成则毁,非时而荣则不果……日为明,月为晦,昏而休,明而起,毋失天极,厩(究)数而止……强则令,弱则听,敌则循绳而争……行曾(憎)而索爱,父弗得子;行母(侮)而索敬,君弗得臣……?有宗将兴,如伐于[川];有宗将坏,如伐于山。贞良而亡,先人余央(殃);商阙而恬(活)⒅,先人之连(烈)……埤(卑)而正者增,高而倚者傰(崩)。

    。山有木,其实屯屯⒆。虎狼为孟(猛)可楯(20),昆弟相居,不能相顺,同则不肯,离则不能,伤国之神。[神胡不]来,胡不来相教顺弟兄兹?昆弟之亲,尚可易哉……天下有参(三)死:忿不量力死,耆(嗜)欲无穷死,寡不辟(避)众死……毋籍(借)贼兵,毋裹盗量(粮)(21),籍(借)贼兵,裹盗量(粮),短者长,弱者强,嬴绌变化,后将反也(施)……弗同而同,举而为同;弗异而异,举而为异;弗为而自成,因而建事(22)。

    。阳亲而阴亚(恶),胃(谓)外其肤而内其勮,不有内乱,必有外客。肤既为肤,勮既为勮,内乱不至,外客乃却……得焉者不受其赐,亡者不怨大[非]……[夫]天有明而不忧民之晦也,[百]姓辟其户牖而各取昭焉(23),天无事焉;地有(财)而不忧民之贫也,百姓斩木刓新(薪)而各取富焉(24),地亦无事焉……诸侯有乱,正乱者失其理,乱国反行焉,其时未能也,至其子孙必行焉。故曰:制人而失其理,反制焉。

    。生人有居,[死]人有墓,令不得与死者从事……感而极(亟)反(返),[失]道不远……臣有两位者,其国必危,国若不危,君臾存也,失君必危,失君不危者,臣故佐也。子有两位者,家必乱,家若不乱,亲臾存也,[失亲必]危,失亲不乱,子故佐也……不用辅佐之助,不听圣慧之虑,而侍(恃)其城郭之固,古(怙)其勇力之御,是胃(谓)身薄。身薄则贷(忒),以守不固,以单(战)不克……两虎相争,奴(驽)犬制其余。

    善为国者,大(太)上无形,其[次正法,其]下斗果讼果。大(太)下不斗不讼有(又)不果。[夫]大(太)上争于[果]□,其次争于明,其下(救)患祸……寒时而独暑,暑时而独寒,其生危,以其逆也……敬朕(胜)怠,敢朕(胜)疑……亡国之祸不信其□而不信其可也。不可矣;而不信其观前以知反,故观今之曲直,审其名,以称断之。积者积而居,胥时而用;观主树以知与治(25)。合积化以知时;[以明奇]正贵[贱]存亡。

    凡论必以阴阳[为]大义。天阳地阴,春阳秋阴,夏阳冬阴,昼阳夜阴,大国阳,小国阴,重国阳,轻国阴;有事阳而无事阴;信(伸)者阳而屈者阴;主阳臣阴,上阳下阴,男阳(女阴),(父)阳(子)阴,兄阳弟阴,长阳少(阴),贵(阳)贱阴,达阳穷阴,取(娶)妇姓(生)子阳,有丧阴,制人者阳,制与人者阴;客阳主人阴,师阳役阴;言阳黑(默)阴,予阳受阴。诸阴者法天,天贵正,过正曰诡,祭乃反(26)。诸阴者法地,地[之]德安徐正静,柔节先定,善予不争,此地之度而雌之节也。

    【注释】

    ①应:应当。

    ②建:树立,出现。形:形态,比如是平衡和谐,还是失衡失谐。

    ③数:反复多次。举:行。三:此指上述三件事。

    ④奇正:奇,非常规,非正当。正,常规的,正当的。

    ⑤不同廷:不同位。

    ⑥不豫谋:不事先设谋或谋划,完全凭借“道”,即依道行事。

    ⑦翟:或读为“敌”。(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⑧居:安。

    ⑨偃兵:寝兵、止兵。

    ⑩糜:糜散也。

    ⑾方:通“妨”,此指相互作对。

    ⑿涂:关闭,堵塞。

    ⒀隐忌妒妹贼妾:妹,通“昧心”。“隐忌”与“妒妹”同义,即心理阴暗,嫉妒贤能。妾,读为“捷”即行为邪恶奸佞。(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⒁兼:兼得,另外所得。

    ⒂意:果仁,此为双关语,意为最本质或根本的东西。

    ⒃诰诰:读为“皓皓”,谓光明正大。

    ⒄牰:读为“由”,此读为“神”,明也。(参阅陈鼓应版本注释)

    ⒅阙:缺失,毁伤,缺点,错误,空缺等之意。

    ⒆屯屯:谓累累果实饱满盛多。

    (20)楯:通“训”。

    (21)裹:同“赉”,予也。

    (22)建事:建立事功,建功立业。

    (23)昭:明,光明。

    (24)刓(wan):砍削。

    (25)树:树立,主张,建树。与治:参与治理,或参与政治。

    (26)祭:读为“际”,边际,极端。

    【译文】

    道无始无终但却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但当人们没有认识到它的时候好像什么也没有,当认识到它的时候它就在你身边。一个事物将要产生的时候,它的形态必然会先显示出来,并根据该事物的形态性质命名,且名实相符。这话是什么意识呢?滥用刑法必然损害威严,放纵欲念没有节制则损伤法度,不无为而顺应自然则伤害道。如果多次违反上述三方面者,连自己的生存生命都不能保证,又何以保证国家的安宁太平?

    用不正当的手段治理国家,国家也会失却正当;用正当的手段治理国家,则国家亦正。不正与正,是个长时期的话题,二者不能混淆。但凡道的运动变化特征,不是增益而是减损,不是刚强进取(刚)而是谦虚退让(柔),第一个打破常规或改变故有状态的必然面临凶险。用仪器测量就不会有误差,凭借仪表观测就不会错乱,依靠法度治理国家就不会发生混乱。作为得道的圣人,不会盲目地先于别人而动(轻举妄动),不会固执己见,行事无需预谋,不为索取(所得),而吉福降临也不会推辞或放过,一切皆顺应自然遵从天道法则而行事。做为君主,失去了天道他的国家就会灭亡;做为大臣,欺蒙主上就会遭至杀戮;做为小民,轻蔑上面就会危险……心中所欲望的便下决心去追求,立志要达到的目标则千方百计地追求。所以,巢居于高树者对风最敏感,穴处于低洼者对雨最敏感,这种对风或对雨各自的担忧,是因为它们所处的不同的生存环境所决定的。有忧虑才会有安全,有安全才能够长久生存,如果不能很好地对待这个问题,便不能保有自身。

    作为帝王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是他的老师;作为诸侯王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是他的朋友;做为霸主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宾客;面临危亡之国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仆从罢了;而做为亡国之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奴隶而已。自以为广大无比者必被人们所唾弃,骄横盛气凌人者很危险,甚至死后还要被人羞辱唾骂。顺境时不要犯下违逆天道而必遭至的凶险的错误,逆境中不要因饥不择食而违背天道时机。若没有享受朝廷的俸禄,就不要把人家当作臣仆来驱使;若提供的俸禄微薄,就不要强求其与己共患难。所以,应当尊重或因顺人的天性,而不要人为地去扭曲它。不要到极端强盛的国家去做官,不要把女儿嫁到极端富豪尊贵的家庭,不要与骄傲自大目空一切的人交朋友。

    圣人不是一味地反对用兵,但也不主张一味地用兵,战争手段只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的。上知天道时机之所始所终,下知地道地利的内在之理,圣人能够统揽天地之纲纪而顺应天地之道,所以胸怀广大,远见卓识,独行特立,恬然自在。天子辖地一千平方里,诸侯辖地一百平方里,这种等级差异是和他们的身份地位相联系对应的。因此,设立天子,就不要使诸侯的权力地位与之相等;确立为正行嫡长子为太子,就不要使庶行子女的权力及地位与之相等;立为正妻的,就不要使妻妾的权力与地位与之相等。如果上述两相对等相同,就会相互伤害,如果两相等同混淆就会互相敌对。

    当时机成熟可以行动时,就要积极主动行动而不要声张;如果时机未到而不可以行动,就要闭门静守,等待时机,不露声色。天道控制着寒来暑往,地道掌控着高低尊卑的差异,人道决定着夺取和给予。如果取予得当,就可以尊为圣王;如果取予失当,就会流亡四方,甚至身死国亡。天道运行循环往复,有德必有刑,取予不当,违反天道就要受到天道的惩罚,自取祸殃。人事规律是不允许废弃法度而凭自己的主观私意行事的,如果偏执于一己之私,就会导致祸患。当一个国家还具备存在的客观条件时,天下的人们是不能够灭亡它的;而当一个国家已经具备了必然灭亡的客观条件,那么天下的人们谁也无法再挽救它。时机未到,就要自隐其身以修其德,时机到来,就要努力行事,致力于广施其德;取得成功以后,就要及时地收敛自己的行为,重回到最初修德的内敛状态,如此则天下没有人能够取代或战胜。作为诸侯,不一定非要有仇必报,也不一定非要有耻必雪,而只要遵循道就可以了。

    对于像蒙蔽君主、嫉妒贤才、陷害忠良、邪佞邪恶这一类的人,就应该贬黜和疏远他;如果不贬黜疏远,就会祸患无穷。如果在国内的事务上都不能和睦团结,就不要谈国外之事;如果连细小的事情都不能明白,就更谈不上大事了。没有另外丰厚的利益兼得,就不要施行加倍的奖赏,就像以头上的角为武器的动物,就再没有以锋利的牙齿作为武器。兴兵征伐,必须师出有名,达到了目的就要适可而止。饱满的谷物没有花,真诚至理的语言没有装饰,真正的快乐愉悦不是表现在脸上。花的内里是果,果的内里是核,核的内里果仁,因此只有内在的东西才是最根本的东西。天地之道的规律是,有左必有右,有雌就有雄,平衡和谐。就像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光明磊落地做事,不要让个的人意志或私欲主导了自己的一切。驾驭天道,就像驾驭以雷为车的战车,隆隆的雷声就是战马的嘶鸣,其势不可挡,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因顺地宜以为资财,因顺民心以为师旅,若不懂得这些“因顺”之道,就是缺失神明或不明智。

    过度地修建宫室,穷奢极欲,为上天所不容。大肆兴建了宫室也不去居住,即便居住了也不会长久,就像匆匆路经的过客。随意减少死者的衣被祭品及棺犉的厚度,这是不许可的;不遵循农时,征伐不已,劳役不止,山塘水泽被毁废弛而不修整,这是不许可的;田间杂草丛生,却肆意砍伐山林,破坏林木,这是不许可的;毁掉高地,填平洼地,堵塞水道,这是不许可的,但是如果是洪水到来,对防洪有好处则是可以的。不要违背天道规律而急于求成,不要违背四时农时而极端追求植物的繁茂枯荣,超出了自然规律的限度必然毁灭,不适时地开花茂盛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太阳出来是白天,月亮升起就是夜晚,夜晚人要休息,白天就要劳作,凡事不要超过了天道的限度,要讲究适度,懂得适可而止。强大就可以发号施令,弱小就得俯首听命,势均力敌才可以依规展开竞争。父亲的行为恶劣,就不可能得到儿子的敬爱;君主举止邪逆,就不可能得到臣下的敬爱。当一个国家将要兴起的时候,其势如伐木滚下山川;当一个国家将要灭亡的时候,其势如伐木顷刻间倒于山间。正直善良的人早亡,是因为祖上积累下的祸殃;经商亏空死而复生,是因为祖上积累下了功德。地势低洼而平正的地方会不断地增高,地势高峻而根基不正的则容易崩塌。

    山上种植树木,就可收获累累果实。虎狼虽凶犹可驯顺,兄弟至亲却不和睦。他们既不能和睦相处,又不能远离别居,真让死去的先人们(神)伤神。死去的先人(神)为何不来,为何不来教诲他们呢?然而,兄弟之间都是血缘亲属,不和睦的现象是可以改变的。天下有三种人为的死亡现象:一种是因为愤恨而逞勇斗狠不自量力,第二种是贪婪成性,穷奢极欲欲壑难填,第三种是不知保护自己而以寡敌众。不要把武器借给贼人,不要把粮食给予强盗,倘使武器借给贼人,粮食给予强盗,就会造成短者变长、弱者变强的后果,而这种此消彼长力量变化的结果,最后就会反过来实施在自己身上。要使不相同的最终达到相同,就要找出这些不相同之间的共同点(求同存异);要使不相异的最终达到相异,就要找出这些不相异之间的相异点(离间);要使没有什么作为者而有所作为,就要因循事物的规律而建立事功(鼓励建功立业)。

    表面和善而内心险恶,这便称作用表面的美善来掩盖内在的罪恶,这样的话,没有内乱,也会有外敌侵侮。美的就是美的,丑的就是丑的,正视现实,实事求是,只要是内乱不生,外敌就不能侵侮。虽有所得,但不必认为是受到了赏赐;虽有所失,但不必怨恨得失是非。天有光明所以不用忧虑百姓生活在黑暗中,老百姓会自己打开门窗获取光明,因而上天无为而无需有所作为;地有财富所以不用忧虑百姓会生活在贫困之中,老百姓自己会伐木割柴而取得财富,因而大地无为而无需有所作为。假如诸侯国发生了动乱,如果治乱或平定叛乱者举措不合乎天道,那么反而会遭到叛乱诸侯国的报复,即使当时未能予以报复,他们的后代子孙也必然会报复的。所以说,制人不合天道,反而会受制于人。

    活着的人有居处,死后的人有坟墓,不能将活人与死人混淆在一起。受到迷惑,觉悟后就要赶快回转,这样的话迷失大道就不会太远。如果一国的谋臣同时为两个国家服务,那么这个国家必定非常危险,如果不危险,那是因为该国的君主还暂时存在,一旦失去了君主则必定危险,而如果失去了君主还不危险,那是因为有大臣还在尽力地起着辅佐的作用。家中的嫡长子如果同时为两个家族服务,那么这个家庭必然混乱,如果家庭没有混乱,那是因为父亲还暂时存在,父亲一死必定危险,如果失去了父亲还不混乱,那是因为有其他儿子辅佐。如果不用贤能的辅佐或帮助,不能听取聪慧高明者的意见,只是依赖城池的险固兵力的强盛,这便叫做势单力薄。势单力薄就很危险,防守不能稳固,攻战不能取胜。两只猛虎互相争斗,劣犬也会从中获利。

    善于治理国家的,最理想是不设刑罚(以道治国)。其次才是依法治理。再其次是争斗、争讼、争果(与人争辩是非),而此方面的下策是:不争、不讼、不果(不与人争辩是非),此方面的上策则是:争斗出结果(争胜),争辩出是非(明辨),救危天下(狭义)。

    该寒冷的时候却偏偏热起来,而该热的时候却偏偏寒冷起来,这种现象对动植物的生命危害很大,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结果。谦恭胜过傲慢(怠),果敢胜过优柔寡断……考察和研究过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事物或国家治理曲折反复的历史规律。所以,观察现在的是非曲直,审核它们的名称,就可以进行判断与裁决。囤积居奇,是等待适当的时机售出获利;观察君主重用什么样人,就可以知其兴趣与政治。懂得囤积货物及销售的规律,才能把握好获利的时机;只有掌握道的人,才能懂得奇正、贵贱、存亡这些治国的道理。

    但凡讨论研究一切问题,都要从阴阳这个总原则出发。天为阳地为阴,春为阳秋为阴,夏为阳冬为阴,昼为阳夜为阴;大国为阳小国为阴,强国为阳弱国为阴;做事为阳无事为阴,伸展为阳屈缩为阴;君主为阳大臣为阴,上面为阳下面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父为阳子为阴,兄为阳弟为阴,年长者为阳年少者为阴,高贵者为阳卑贱者为阴,显达者为阳困穷者为阴;婚娶生子为阳死丧为阴;制人者为阳受制于人者为阴;客人为阳主人为阴;官为阳兵为阴;讲话为阳沉默为阴,给予为阳接受为阴。凡属阳者都是取法天道,天道重贵贱、秩序、法度,如果过度,正当的也就变成了欺骗,超越了限度就走向了其反面。凡属阴者都是取法地道,地道重德,讲究徐缓、正当、沉静,首先以慈柔定天下,注重给予而不与人争,这便是地道之德准则,属于谦虚柔弱的“雌节”。

    【简评】

    新题目:称者,天道平衡法则

    新目录:(各种各样的“称”)

    天道平衡

    以道为准

    顺应自然

    道决定人生

    惟道是行

    重名分,明实相符

    天道不可违,人道须遵从

    平衡则吉,失衡则凶

    要善于驾驭天道

    行“三功”而不违背道

    平衡和谐,失衡失谐

    平衡、失衡在于度(平衡点)

    明实相符

    无为而治

    阴阳平衡与阴阳失衡

    至高、至尊者道

    天道不可违

    道决定是非、成败

    阴阳乾坤,天地道德

    “称”(秤)--权衡、检验事物轻重(平衡)的准则与标准,此喻“天道平衡”法则。

    (以下为正文:)

    天道平衡

    道无始无终但却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但当人们没有认识到它的时候好像什么也没有,当认识到它的时候它就在你身边。一个事物将要产生的时候,它的形态必然会先显示出来,并根据该事物的形态性质命名,且名实相符。这话是什么意识呢?滥用刑法必然损害威严,放纵欲念没有节制则损伤法度,不无为而顺应自然则伤害道。如果多次违反上述三方面者,连自己的生存生命都不能保证,又何以保证国家的安宁太平?

    --可谓开宗明义。该段内含即充分揭示了“天道平衡”的特征、形态、法则。

    特征:“道无始无终……”

    形态:平衡和谐?失衡失谐?“它的形态必然会先显示出来……”

    法则:极而反,盛而衰,物极必反,“连自己的生存生命都不能保证……”

    以道为准

    用不正当的手段治理国家,国家也会失却正当;用正当的手段治理国家,则国家亦正。不正与正,是个长时期的话题,二者不能混淆。

    --正,道矣。可谓“因(道否)果(有道或无道)相应”,前因、后果,治国如此、治家、乃至个人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是否皆如此?然,何以“正”?何以“误”(邪)?惟道为准!平衡和谐便为“正”,失衡失谐则为“误”(邪)。

    顺应自然

    但凡道的运动变化特征,不是增益而是减损,不是刚强进取(刚)而是谦虚退让(柔),第一个打破常规或改变故有状态的必然面临凶险。用仪器测量就不会有误差,凭借仪表观测就不会错乱,依靠法度治理国家就不会发生混乱。作为得道的圣人,不会盲目地先于别人而动(轻举妄动),不会固执己见,行事无需预谋,不为索取(所得),而吉福降临也不会推辞或放过,一切皆顺应自然遵从天道法则而行事。做为君主,失去了天道他的国家就会灭亡;做为大臣,欺蒙主上就会遭至杀戮;做为小民,轻蔑上面就会危险……心中所欲望的便下决心去追求,立志要达到的目标则千方百计地追求。所以,巢居于高树者对风最敏感,穴处于低洼者对雨最敏感,这种对风或对雨各自的担忧,是因为它们所处的不同的生存环境所决定的。有忧虑才会有安全,有安全才能够长久生存,如果不能很好地对待这个问题,便不能保有自身。

    --柔弱、依法、后行、不预谋、不索取、不推辞、巢居于高树、穴处于低洼、忧虑、安全、长久等,皆为“顺应自然”的应有之意。

    而该段中句“心中所欲望的便下决心去追求,立志要达到的目标则千方百计地追求。”是错误的,因为凡事有度,过度则害,任何追求,或者谋求发展都不可极端而失度、失道。因为该句子前边有省略“点”,故可能是有字句遗失,即非完整的句子。

    道决定人生

    作为帝王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是他的老师;作为诸侯王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是他的朋友;做为霸主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宾客;面临危亡之国的大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仆从罢了;而做为亡国之臣,名义上是臣子,其实只是奴隶而已。自以为广大无比者必被人们所唾弃,骄横盛气凌人者很危险,甚至死后还要被人羞辱唾骂。顺境时不要犯下违逆天道而必遭至的凶险的错误,逆境中不要因饥不择食而违背天道时机。若没有享受朝廷的俸禄,就不要把人家当作臣仆来驱使;若提供的俸禄微薄,就不要强求其与己共患难。所以,应当尊重或因顺人的天性,而不要人为地去扭曲它。不要到极端强盛的国家去做官,不要把女儿嫁到极端富豪尊贵的家庭,不要与骄傲自大目空一切的人交朋友。

    --名分、明实、被人羞辱唾骂、因顺人的天性、扭曲、做官、嫁女等,皆取决于“道”,故曰“道决定人生”。

    惟道是行

    圣人不是一味地反对用兵,但也不主张一味地用兵,战争手段只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的。上知天道时机之所始所终,下知地道地利的内在之理,圣人能够统揽天地之纲纪而顺应天地之道,所以胸怀广大,远见卓识,独行特立,恬然自在。

    --是否用兵,取决于“道”,即只能是“不得已”!为何?天、地、人“三功”使然!也就是遵从或顺应“天道平衡”法则。故而“胸怀广大,远见卓识,独行特立,恬然自在。”

    重名分,明实相符

    天子辖地一千平方里,诸侯辖地一百平方里,这种等级差异是和他们的身份地位相联系对应的。因此,设立天子,就不要使诸侯的权力地位与之相等;确立为正行嫡长子为太子,就不要使庶行子女的权力及地位与之相等;立为正妻的,就不要使妻妾的权力与地位与之相等。如果上述两相对等相同,就会相互伤害,如果两相等同混淆就会互相敌对。

    --贫富、贵贱、上下等,各有名分,明实相符,“如果两相等同混淆就会互相敌对。”因为,只有各有名分,明实相符,才能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社会的有序、和谐。

    天道不可违,人道须遵从

    当时机成熟可以行动时,就要积极主动行动而不要声张;如果时机未到而不可以行动,就要闭门静守,等待时机,不露声色。天道控制着寒来暑往,地道掌控着高低尊卑的差异,人道决定着夺取和给予。如果取予得当,就可以尊为圣王;如果取予失当,就会流亡四方,甚至身死国亡。天道运行循环往复,有德必有刑,取予不当,违反天道就要受到天道的惩罚,自取祸殃。人事规律是不允许废弃法度而凭自己的主观私意行事的,如果偏执于一己之私,就会导致祸患。当一个国家还具备存在的客观条件时,天下的人们是不能够灭亡它的;而当一个国家已经具备了必然灭亡的客观条件,那么天下的人们谁也无法再挽救它。时机未到,就要自隐其身以修其德,时机到来,就要努力行事,致力于广施其德;取得成功以后,就要及时地收敛自己的行为,重回到最初修德的内敛状态,如此则天下没有人能够取代或战胜。作为诸侯,不一定非要有仇必报,也不一定非要有耻必雪,而只要遵循道就可以了。

    --成事者,天、地、人“三功”是也。具体则为:

    天时:即天道时机,“当时机成熟可以行动时……”

    地利:“地道掌控着高低尊卑的差异”,如贫富、贵贱等。

    人和:“人事规律是不允许废弃法度而凭自己的主观私意行事的,如果偏执于一己之私,就会导致祸患。”

    故曰:“三功”违背不得,“天道运行循环往复,有德必有刑,取予不当,违反天道就要受到天道的惩罚,自取祸殃。”

    应当:“及时地收敛自己的行为,重回到最初修德的内敛状态,如此则天下没有人能够取代或战胜。”即“重道有德”是也。

    同时告诫世人:“不一定非要有仇必报,也不一定非要有耻必雪,而只要遵循道就可以了。”即只要遵从“天道”,万事自然会“因果相应”。

    平衡则吉,失衡则凶

    对于像蒙蔽君主、嫉妒贤才、陷害忠良、邪佞邪恶这一类的人,就应该贬黜和疏远他;如果不贬黜疏远,就会祸患无穷。如果在国内的事务上都不能和睦团结,就不要谈国外之事;如果连细小的事情都不能明白,就更谈不上大事了。没有另外丰厚的利益兼得,就不要施行加倍的奖赏,就像以头上的角为武器的动物,就再没有以锋利的牙齿作为武器。

    --就像“头上的角为武器的动物,就再没有以锋利的牙齿作为武器。”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和谐。而人事也应当效法大自然而追求自身的平衡和谐,如“贬黜和疏远”、“ 和睦团结”、善于洞察事物于细微末枝,“如果连细小的事情都不能明白,就更谈不上大事了。”“没有另外丰厚的利益兼得,就不要施行加倍的奖赏”(透支而失衡)等等。

    要善于驾驭天道

    兴兵征伐,必须师出有名,达到了目的就要适可而止。饱满的谷物没有花,真诚至理的语言没有装饰,真正的快乐愉悦不是表现在脸上。花的内里是果,果的内里是核,核的内里果仁,因此只有内在的东西才是最根本的东西。天地之道的规律是,有左必有右,有雌就有雄,平衡和谐。就像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光明磊落地做事,不要让个的人意志或私欲主导了自己的一切。驾驭天道,就像驾驭以雷为车的战车,隆隆的雷声就是战马的嘶鸣,其势不可挡,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因顺地宜以为资财,因顺民心以为师旅,若不懂得这些“因顺”之道,就是缺失神明或不明智。

    --内核,本质或根本。万物根本在于道,驾驭天道则犹如“驾驭以雷为车的战车”,何等的潇洒、气势?然,须“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去私欲,知“因顺”而顺任自然。

    行“三功”而不违背道

    过度地修建宫室,穷奢极欲,为上天所不容。大肆兴建了宫室也不去居住,即便居住了也不会长久,就像匆匆路经的过客。随意减少死者的衣被祭品及棺犉的厚度,这是不许可的;不遵循农时,征伐不已,劳役不止,山塘水泽被毁废弛而不修整,这是不许可的;田间杂草丛生,却肆意砍伐山林,破坏林木,这是不许可的;毁掉高地,填平洼地,堵塞水道,这是不许可的,但是如果是洪水到来,对防洪有好处则是可以的。不要违背天道规律而急于求成,不要违背四时农时而极端追求植物的繁茂枯荣,超出了自然规律的限度必然毁灭,不适时地开花茂盛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太阳出来是白天,月亮升起就是夜晚,夜晚人要休息,白天就要劳作,凡事不要超过了天道的限度,要讲究适度,懂得适可而止。强大就可以发号施令,弱小就得俯首听命,势均力敌才可以依规展开竞争。父亲的行为恶劣,就不可能得到儿子的敬爱;君主举止邪逆,就不可能得到臣下的敬爱。当一个国家将要兴起的时候,其势如伐木滚下山川;当一个国家将要灭亡的时候,其势如伐木顷刻间倒于山间。正直善良的人早亡,是因为祖上积累下的祸殃;经商亏空死而复生,是因为祖上积累下了功德。地势低洼而平正的地方会不断地增高,地势高峻而根基不正的则容易崩塌。

    --说到底,就是不要违背天、地、人“三功”是也!“道决定一切”、“天道不可违”!违背规律就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平衡和谐,失衡失谐

    山上种植树木,就可收获累累果实。虎狼虽凶犹可驯顺,兄弟至亲却不和睦。他们既不能和睦相处,又不能远离别居,真让死去的先人们(神)伤神。死去的先人(神)为何不来,为何不来教诲他们呢?然而,兄弟之间都是血缘亲属,不和睦的现象是可以改变的。天下有三种人为的死亡现象:一种是因为愤恨而逞勇斗狠不自量力,第二种是贪婪成性,穷奢极欲欲壑难填,第三种是不知保护自己而以寡敌众。不要把武器借给贼人,不要把粮食给予强盗,倘使武器借给贼人,粮食给予强盗,就会造成短者变长、弱者变强的后果,而这种此消彼长力量变化的结果,最后就会反过来实施在自己身上。

    --“山上种植树木,就可收获累累果实。虎狼虽凶犹可驯顺,兄弟至亲却不和睦。”人世间,但凡“平衡和谐”当发扬,“失衡失谐”不可取,“三种人为的死亡现象”当警戒。而“把武器借给贼人”等所导致的“失衡失谐”的教训当汲取。

    平衡、失衡在于度(平衡点)

    要使不相同的最终达到相同,就要找出这些不相同之间的共同点(求同存异);要使不相异的最终达到相异,就要找出这些不相异之间的相异点(离间);要使没有什么作为者而有所作为,就要因循事物的规律而建立事功(鼓励建功立业)。

    --适度与失度。适度则平衡和谐,失度则失衡失谐。“度”者,关乎“平衡点”是也!所以,平衡和谐,就在于适度而不要失度或过度,即不要打破平衡“度”的“平衡点”。

    明实相符

    表面和善而内心险恶,这便称作用表面的美善来掩盖内在的罪恶,这样的话,没有内乱,也会有外敌侵侮。美的就是美的,丑的就是丑的,正视现实,实事求是,只要是内乱不生,外敌就不能侵侮。

    --明实相符,便名正言顺,则吉则利;明实不相符,便名不正言不顺,则凶、则害。

    无为而治

    虽有所得,但不必认为是受到了赏赐;虽有所失,但不必怨恨得失是非。天有光明所以不用忧虑百姓生活在黑暗中,老百姓会自己打开门窗获取光明,因而上天无为而无需有所作为;地有财富所以不用忧虑百姓会生活在贫困之中,老百姓自己会伐木割柴而取得财富,因而大地无为而无需有所作为。假如诸侯国发生了动乱,如果治乱或平定叛乱者举措不合乎天道,那么反而会遭到叛乱诸侯国的报复,即使当时未能予以报复,他们的后代子孙也必然会报复的。所以说,制人不合天道,反而会受制于人。

    --“不用忧虑百姓生活在黑暗中,老百姓会自己打开门窗获取光明,因而上天无为而无需有所作为”等,乃“无为而治”之必然,实“无为而治”而治国、平天下之最高境界。该段话则是关于“无为而治”的经典表述,或极为形象的比喻。

    阴阳平衡与阴阳失衡

    活着的人有居处,死后的人有坟墓,不能将活人与死人混淆在一起。受到迷惑,觉悟后就要赶快回转,这样的话迷失大道就不会太远。如果一国的谋臣同时为两个国家服务,那么这个国家必定非常危险,如果不危险,那是因为该国的君主还暂时存在,一旦失去了君主则必定危险,而如果失去了君主还不危险,那是因为有大臣还在尽力地起着辅佐的作用。家中的嫡长子如果同时为两个家族服务,那么这个家庭必然混乱,如果家庭没有混乱,那是因为父亲还暂时存在,父亲一死必定危险,如果失去了父亲还不混乱,那是因为有其他儿子辅佐。如果不用贤能的辅佐或帮助,不能听取聪慧高明者的意见,只是依赖城池的险固兵力的强盛,这便叫做势单力薄。势单力薄就很危险,防守不能稳固,攻战不能取胜。两只猛虎互相争斗,劣犬也会从中获利。

    --“活着的人有居处,死后的人有坟墓,不能将活人与死人混淆在一起。”故要追求阴阳平衡,而不要失衡。一臣二主、家有二心、摒弃贤能、势单力薄等,都是导致“失衡”的原因或根由,失衡则失谐,便不吉利乃至凶险祸灾。

    至高、至尊者道

    善于治理国家的,最理想是不设刑罚(以道治国)。其次才是依法治理。再其次是争斗、争讼、争果(与人争辩是非),而此方面的下策是:不争、不讼、不果(不与人争辩是非),此方面的上策则是:争斗出结果(争胜),争辩出是非(明辨),救危天下(狭义)。

    --无论治国,还是判定是非曲直,惟有道。如:

    争斗出结果(争胜)--数千年弱肉强食无胜负、无结果;

    争辩出是非(明辨)--天下是非争辩知多少?何以辨明?

    救危天下(侠义)--德不合道,侠义也会变成无道无义。

    上策如此,下策更可想而知。故,判定是非曲直惟有“道”。

    天道不可违

    该寒冷的时候却偏偏热起来,而该热的时候却偏偏寒冷起来,这种现象对动植物的生命危害很大,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结果。谦恭胜过傲慢(怠),果敢胜过优柔寡断……考察和研究过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事物或国家治理曲折反复的历史规律。

    --“该寒冷的时候却偏偏热起来,而该热的时候却偏偏寒冷起来”等,自然规律如此,人道即社会规律亦如此,如傲慢、优柔寡断等极端行为,再如人类数千年的“弱肉强食”,如中国数千年的“兴亡周期律”等,无一不呈现出极为鲜明的“天道不可违”的历史特征。故曰:“考察和研究过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事物或国家治理曲折反复的历史规律。”

    道决定是非、成败

    所以,观察现在的是非曲直,审核它们的名称,就可以进行判断与裁决。囤积居奇,是等待适当的时机售出获利;观察君主重用什么样人,就可以知其兴趣与政治。懂得囤积货物及销售的规律,才能把握好获利的时机;只有掌握道的人,才能懂得奇正、贵贱、存亡这些治国的道理。

    --“只有掌握道的人,才能懂得奇正、贵贱、存亡这些治国的道理。”如“囤积居奇”欲获利,则须明白市场“供求平衡”的规律,否则会血本无归;“观察君主重用什么样人”便知其好恶及其政治生态,知其兴衰,因为治国规律使然。故,道决定人事的是非、成败。

    阴阳乾坤,天地道德

    但凡讨论研究一切问题,都要从阴阳这个总原则出发。天为阳地为阴,春为阳秋为阴,夏为阳冬为阴,昼为阳夜为阴;大国为阳小国为阴,强国为阳弱国为阴;做事为阳无事为阴,伸展为阳屈缩为阴;君主为阳大臣为阴,上面为阳下面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父为阳子为阴,兄为阳弟为阴,年长者为阳年少者为阴,高贵者为阳卑贱者为阴,显达者为阳困穷者为阴;婚娶生子为阳死丧为阴;制人者为阳受制于人者为阴;客人为阳主人为阴;官为阳兵为阴;讲话为阳沉默为阴,给予为阳接受为阴。凡属阳者都是取法天道,天道重贵贱、秩序、法度,如果过度,正当的也就变成了欺骗,超越了限度就走向了其反面。凡属阴者都是取法地道,地道重德,讲究徐缓、正当、沉静,首先以慈柔定天下,注重给予而不与人争,这便是地道之德准则,属于谦虚柔弱的“雌节”。

    --阴阳,天地,乾坤者道德。明法度,有道德,则天下乾坤定矣。

    道德,道,有法度(适度、物极必反);德,须合道(谦柔、沉静,即“雌节”)。

    【简评】

    “称”与老子的“天之道,犹张弓者也。”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张弓:平衡--失衡--调整(高低)--平衡(放矢)!即天道平衡。

    称(秤):平衡--失衡--调整(轻重)--平衡(平称)!天道平衡。

    --皆“天道平衡”之原理,或形象的比喻。

    该篇“称”之各个段落,就是 “一张弓”或“一杆秤”,万事万物皆可以此来“平衡”或“权衡”,看究竟是“平衡”还是“失衡”!

    平衡和谐,则吉、则利;失衡失谐,则凶、则祸。

    --这就是“平衡规律”或“天道平衡”法则。

    --欲知己知彼,那么便来这里“称一称”吧!

    --欲知生命、家庭、事业就来“称一称”吧!
更多信息请点击:
最新热帖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